当前位置:主页 > G生活圈 >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 >
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
评论492条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楼上书店: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
(摄影: 黄柏熹)

7月29日晚上十时,当街头表演者陆续拆卸音响装置,街上的人群缓缓走上两侧的行人通道,位于西洋菜南街的旺角行人专用区随着声音消散,渐渐进入「杀街」的命运里。而且,周遭并没有太大的反对声音。自2000年设立以来曾容让不同种类的活动发生­­的行人专用区,将会回到仅仅让车辆行驶的功能上。


必须承认,行人专用区近年一直为人诟病的噪音问题始终需要解决。然而,取消行人专用区是否恰当,是否对症下药的解决方法,似乎并没有引起社会广泛的讨论。创办于2007年的旺角楼上书店序言书室,见证着行人专用区的盛衰,店员黄小姐说:「如果你问我,要幺杀街,要幺维持现状,我会选择前者。但其实我两边都不想。如果真的是非此即彼就没有办法,但我不觉得是这样。」

噪音过大楼上书店被逼关窗

自2000年设立以来至今十八年,旺角行人专用区引发最大反对声音不过是这几年的事。箇中原因很大程度在于「变质」:曾经为不同表演者提供表演空间,现在被整齐装备、集团式佔地的表演团体取代,曾经多元,现在愈来愈单一,噪音愈来愈大。


黄小姐说:「以往的表演质素会好一点,是我们都会享受的表演,行人专用区提供了这样的空间是好的。那时候不想开冷气还可以开窗,任由音乐流上来。」然而,随着表演质素变差、噪音愈来愈大,位于七楼的书店也受到波及,「我们因此被逼冬天也要关上所有窗。但其实无法禁绝,窗边的位置仍然会感到吵杂。」


她形容,近两年间街道传来的声浪变大到夸张的程度,表演者的密度亦愈来愈高:「一档旁边又一档,一档旁边又一档,所以变得非常吵杂。旧时感觉疏鬆一点,现在我真的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档,就是很密。」


对比街道两侧的地舖甚至无法跟顾客交谈的情况,楼上舖似乎可以因为楼高而受到较少的影响。然而,黄小姐提到一些顾客曾说明因为街道的噪音和人群而不欲在星期六、日到书店光顾:「他们会说:『我不想星期六、日出来,因为很难经过这边』。」

曾在地区谘询表明不建议杀街

运输署曾就终止行人专用区透过民政事务处进行地区谘询,以本年7月10日截止日期计合共收到154份回覆,署方表示,当中约97%支持杀街建议。黄小姐则说近两年大约曾三次收到问卷询问终止行人专用区的意见,每一次,他们都会表明希望可以透过发牌、禁止使用扬声器来解决问题:「其实我们写得很清楚:我们不建议杀街。但当然没有人理会我们。」


黄小姐说,香港书展举办时,曾有一班在上海开书店的人到访序言书室,话间提到他们开设书店的地方附近曾经也像行人专用区那样,又吵又混乱,后来当地政府透过发牌、轮流入标、表演时间限制等方法规划,现在办得有声有色,甚至有人慕名拜访。「你想想,那边是上海。他们就像以一种嘲笑的眼光来看待我们菜街,然后很自豪的解释自己那边的事。我便想到,为什幺别人做到,我们竟然做不到呢?」黄小姐说,「我不知道香港为什幺从来没有这样做。」


油尖旺区议会通过杀街动议后,曾有政党以模拟规管的方法示範杀街以外的方案,惟事后没有引来更广泛的讨论,终于,七月二十九日晚上十时,旺角行人专用区正式宣告结束。笔者当晚在场,遥远听见有表演者声言「星期二晚尖沙咀见」,近日,新闻报道亦开始转述旺角表演者正转移阵地的消息。所谓「旺角最后一夜」似乎是弔诡的说法,表演并没有因而结束,其所连带的问题亦然。
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